【空曜日】

送Kivi。祝20090513生日快樂。

文 by 水果之神

1.

『光……光一……』朦朧中聽到有人叫喚,於是艱難地睜開眼睛。
『快起來,已經泡好久啦。』剛輕輕拍打著光一的肩膀。
『唔……?』身體移動,才感覺到泡澡水已經變涼了。
『快起來,這樣泡著皮膚不干才怪。』伸手把光一拉起來。
剛遞給光一浴袍,告訴他晚飯已經好了。

『鰻魚肝湯?』扁嘴。
『最近天天加班,當然要補充體力。』雖然明知光一不吃內臟,但也沒辦法。
『只喝湯行不行?』大貓露出了求饒的表情。
『只給冰不倒可樂行不行?』微微嘟嘴。
好吧。光一深吸一口氣,把肝整個囫圇吞掉。

收拾洗碗之後到客廳去,剛發現光一在沙發上又睡著了。
四仰八叉的姿勢,頭髮順著揚起的頭散落在額際,明顯的黑眼圈。



於是溫柔地覆上光一雙肩,深深淺淺地揉捏按摩起來。
『唔……』淺眠中的光一發出了滿意的嘆息,伸出手摸了摸剛的手背。
『累了就快去睡。』在臉頰上印上元氣之吻。
『今晚有F1。』揉揉眼睛打個呵欠。
『快去睡。』揉捏的力道加大。
『但是F1……』
『不許看。睡覺要緊。』
『明天可以睡到中午嘛。』
『從清晨睡到中午能有幾個小時啊。』
『是是……。』拗不過剛,光一只好關掉電視。
『回答一次就够了。』
『是~~~~~~。』伸伸懶腰,抱著剛親了一陣子。
等到剛不耐煩地推他去睡,才乖乖地躺下閉眼。

笨蛋老頭子。
剛向著睡房做了鬼臉,調好錄影機的時間之後就去洗澡。

然後沒太久,屋子便完全暗下來。

被分配在同一間公司宿舍的堂本光一和堂本剛。
在這扇門外是Evergreen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同事。
然而在這扇門內,他們是有著相同姓氏的同居人關係。

2.

『這位是新的材料力學工程師,』HR帶著新進社的員工來到研製開發課,『堂本光一。』
研製開發課的員工全部擺出一副「USO!」的表情。
也難怪,材料力學本來就是個偏僻冷門的學科,本來以為會是個半老的大叔。
誰知道新工程師意外的年輕,還是個長得很有臉的小帥哥。

『各位前輩,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堂本光一微微鞠躬。
『彼此彼此,多多關照。』跟另外一位年輕工程師同姓的吶,説不好還是親戚關照進來的。
『這位是外觀工藝工程師堂本剛,』HR將光一引到一個年輕人面前,『跟你同姓的,真巧。』
『親戚?』衆同事投來好奇的目光。
兩邊都拼命搖頭。

面前的是一個瘦瘦小小的年輕男子,雖然穿著灰藍色的西服。
感覺柔軟可愛。
手上和脖子上戴著一般上班族不會佩戴的首飾。
頭髮左右不對稱,左邊發尾還留了很長一條小尾巴。

這是工程師?

『堂本你就坐在他對面的空位吧,』上司從辦公室出來。『真麻煩你們都姓堂本呢。』
衆同事點頭回應。
『以後就叫你們堂本材料和堂本外觀吧。』上司擅自決定後又鉆回了辦公室。

什麼跟什麼啊。

這個什麼跟什麼,就這樣維持了有一年多。
而隔了一塊木板坐在對面的兩位堂本工程師麼。
也從原來的點頭之交慢慢變得熟了起來。

熟起來的原因?
其實他們都不太想提起的……。

3.

『怎麼能這樣啊……。』在密閉的空間發出一聲哀歎。
於是這聲歎息便在空間中緩緩地迴響。

『唉。』沒想到無聊的心理測試也有成真的一天。

Q:當你開大之後發現廁所沒紙,你會?
A:直接拉上褲子走出去。
B:用正在看的報紙or雜誌。
C:用手,之後出去再洗。
D:用NK,然後把NK扔了照套西褲。

堂本光一選了E:蹲到有人來為止。

喀嚓。
等到了!
『外面的人請你幫幫我好嗎!』
正準備洗手的剛被嚇了一大跳。
『我這邊紙巾剛好用光了……。』真難以啟齒啊。
『哦,你等等。』説著將隔壁的丟進去。
『啊!』沒料到從天而降,於是被砸到頭了。
『抱歉。』轉身洗手之後,裏面的人出來。
『真是謝謝你了。』並排站著洗手,光一報以燦爛的笑容。
就職這麼久都沒見過的表情,是「救人一命」的報答吧。
『不客氣。』禮尚往來的笑顏像聚光燈一樣耀眼。

大眼睛和笑容都好可愛。
這是光一這次沒廁紙的最大收穫。

『堂本外觀。』上司開了門招招手。
『在。』
『進來進來。』
剛聽到指示連忙收拾了一些必要文件準備進去。
『啊剛桑。』坐正對面的光一突然出聲。
『等下再説我先進去。』剛指了指上司的門口。
『你就這樣子進去麼。』
『哈?』順著光一的手指低頭。
忽地坐下刷地一拉。
『好痛!』哎呀呀呀有苦何處訴啊。

『堂本……』不耐煩地催促。
『抱歉我將茶潑他身上了請您稍候。』光一搶白。
『快去弄吧。』得到上司的許可光一拉著剛就往外面飛奔。

在廁格裏面沉默了好一陣。
『沒事吧你。』光一輕輕敲了下門。
『破皮了。』好疼,剛真的連哭的心都有了。
『呃……要不要……止血貼啊。』連自己都覚得這個問題好蠢。
『ふ。』
誒?
『ふふふ……』

雖然很笨拙。
但是也挺熱心挺可愛的嘛。
跟那討債一樣的臉完全相反呢。
這樣的性格究竟是不是那種傳説中的悶騷啊。

那之後他們就變得熟起來。

但是真正拉進他們關係的,卻是因為剛住了幾年的房子突然無法再租借的關係。

『突然要錢所以賣掉房子啊……』總監眠花桑看著剛的住房申請。
『嗯,本來不想麻煩公司的,但是對方連賣房手續也辦好了。』剛顯得相當為難。
『也不怎麼麻煩,就是一下子沒單間能分給你。』
『房東連房租都退回給我了。』
『要是你肯跟人共住的話,公司能讓你立刻搬進去的。』
其實公司一直會給員工提供公司宿舍的福利。
只是房間有限,能在公司不遠買到這棟物業的公司也沒打算再擴充。
於是除了已婚人士或者自己買房的會搬出去。
前陣子因為人員調動,光一正好接手了前任工程師的職位和房間。

『沒關係的,只要有獨立房間。』
『短期內也不可能為你申請到別的屋去。』
『嗯。』剛點點頭表示自己不介意。
『那行,你去問堂本材料要備用鑰匙,方便就搬進去吧。』
眠花總監在申請上寫了批准簽上名就投到行政部去。
『謝謝。』

『堂本材料,』眠花總監知照光一一聲,『你的新室友,堂本剛。』
『哦,請多關照。』那邊對情況了解得差不多的光一點點頭。
『今後還請多多包涵。』剛接過鑰匙終於有了事情圓滿解決的安心感。

4.

『這個房間朝陽,假如你不喜歡我就跟你換換。』光一邊幫剛將行李搬進來邊説。
『不要緊,朝陽的房間我喜歡,謝謝。』
『晚上沒約人的話,我們出去吃吧,就當慶祝你入夥。』
『好的,那我先收拾收拾。』
『嗯,我去看電視,要幫忙就叫我吧。』説著逛出客廳懶散地坐著。

習慣一個人住之後,多了個人的感覺就會變得相當微妙。
會變得非常在乎對方的一舉一動,光一突然覚得自己從來沒如此小心翼翼過。
然後這種小心翼翼的感覺還順利延伸到在乎剛的一切情緒方面去。
所以工作的時候增加了抬起頭來觀察對面的剛的次數。
而毎次,剛都抬起頭,給他一個可愛的笑容。

至於更大的改變,則是外賣派的堂本光一最近開始自帶便當。
原因是自帶便當派的堂本剛住進去之後,覚得做一個便當和兩個區別不大。
於是同一款便當,紅色和藍色的便當盒區分開來。

『光一先生最近帶便當哦?』中午一起吃飯的女同事提出話題。
『啊,唔。』瞟了眼剛,發現他只是低著頭毫無表情地吃著。
『光一先生不是住公司宿舍嗎,單身人士哦。』
『便當是自己做的嗎?袋子紅色的,還有草莓花紋,好可愛~!』
女同事鼓起勇氣圍在英俊的男同事周圍,嘗試更靠近他。
『便當是剛做的。』直球丟出去,迎來一雙驚訝的眼睛。
『咦~你們住在一起?』女同事們發出不可思議的笑聲。
『啊,唔。』這次輪到光一低下頭吃飯,把話題完全丟了給剛。
『因為公司沒房子了。』可惡啊,明天給你做茄子吃,哼!
『但是給光一先生做便當的剛桑,好像新婚妻子哦!』
『哈……。』我説啊這幫女同事都在想些什麼啊。
『剛,下午的例會你還沒做完報告,趕緊下去做吧。』
『嗯,哦。好。』
『快謝謝我吧,幫你逃脫。』光一跟在逃走的剛身後小聲地説。
『是誰害我被圍攻的啊,剛才那形勢。』瞪眼過去,還好意思邀功。

『可是,新婚妻子啊……。』
光一若有所思地吮著手指,留有剛做的雞翅的香甜。
比起外賣的快餐,有著難以形容的「家庭」的感覺。
剛做的口味偏淡而帶甜味,是一種對光一的舌尖而言陌生的味道。
然而每次吃下去,都讓光一感到一股安定的想要慢慢咀嚼的心情。

『吶,麥茶。』看著有點發呆的臉笑起來,剛稍稍凑了過去,『好笨的表情。』
水汪汪的黑眼睛,笑容如此明亮。
表情的改變,一刻都不想錯過。
於是神差鬼使地,用自己的唇湊上去。

麥茶撒了一地。
胸口被突如其來的直拳擊得有點痛。
剛才嘗起來有點甜的人,一臉怒不可遏。
明明是做了壞事的人,看起來卻委屈得想哭。

自然地就演變成僵局。
連堂本光一都覚得自己的行為相當莫名其妙。
然而只要一想起剛那厭惡的表情。
啊,還是想哭。

週日的早上。
房門被敲得很響。
掙扎著爬起來,迷迷糊糊地開了房門。
可能有點早,腦袋昏沉得有點脹痛。
討厭的低血壓。

『光!』一聲莫名熟悉的女聲飄來,敲門的同居人讓開位置。
『啊,姐。』有點尷尬地抓抓頭,看向站在一邊同樣茫然的剛。
『你這傢伙我就説這麼多年都不回家一趟,』惠姐一把抓住光一。
有點粗魯的動作,然後看了眼剛,笑了笑。
拉上他一起往客廳走。

『我還以為是怎麼了。』惠姐看一眼光一,再看一眼剛,嘆氣。
『姐你聽我説……』光一匆忙解釋。
『不就是喜歡男人而已麼,要得著連家都不回嗎。你説你這樣讓媽多擔……』
『姐姐你誤會了我……』情急亂叫人。
『姐你亂説些什麼!』氣急敗壞地打斷。
『好啦,姐都知道的。小剛麼,』惠姐拍了拍剛的手背,『是個好孩子,我相信媽也會喜歡的。』

喂喂這是哪出跟哪出啊。

『而且不管什麼手段你們也已經入籍了吧,姐會幫你勸爸爸和媽的哦。』

喂這究竟是什麼跟什麼!!
堂本光一心裡大吼我起來之前你們都聊了什麼!

『既然這樣姐也不礙著你們了,光要多點回家啊,帶著剛回來也可以哦。』
風一般出現,又風一般走掉。
『……。抱歉。』
『有這樣的姐姐挺辛苦的吧。』剛露出體諒的表情。
『習慣了。』一把抓住正準備離開的剛。『那個……』
『我不介意,沒關係。』笑著想要收回手,卻感覺到對方稍稍施力。
於是輕皺了眉。
『上次對不起。』
『已經忘記了。』
『我喜歡你。』
拉著剛的手俯下身體,低下頭根本不敢看他。
『光一……。』
『請你接受我的心意。』
鞠著躬的光一,只讓剛看到柔軟的頭髮。
被捏得有點疼,能夠感覺到光一的手在顫抖。
『請抬起頭。』
二十歲後半的男子,露出了等著班主任給評語的小學生的神情。
怯怯的,帶著期待與害怕。

『噗,ふふふ~~~。』
『誒?』
『光一這樣好笨。』
好吧,好笨就好笨,沒什麼不好的。
『請跟我交往!』又低下頭鞠躬。
『唔,關於這個啊,』剛惡意地頓了頓,『暫時給不了你答覆。』

事件就這樣在暫時給不了答覆下悄然告終。

5.

『堂本材料,進來一下。』總監眠花把光一叫了進辦公室。
『是。』
『你現在回去準備一下東西,明天出發去札幌。』
『那個……』
『會議材料會有人幫你準備,明早會送去機場給你,請你儘早準備好。』
不容反駁,立刻回到位置上收拾些必要的文件,然後回家。

『你好,我是堂本。』
『剛,我光一。』在家一邊收拾一邊打電話。
『怎麼了,走得這麼急。』
『明天一早飛札幌開會。』
『哦,那一路順風。』
原來你這麼不想見到我啊。
『嗯……吶,光一。』
『唔?』
『沒事,你收拾吧,帶齊文件哦。』
『好的我挂了。』
還沒聽到剛的回應,就匆匆地按下了掛機鍵。
有點,後悔在這種時候給他打電話。
不是説暫時沒有答覆麼,那自己還要期待點啥。
総不會因為自己臨時出個差,剛就會如何如何的。

嘟嘟嘟。電話響起。
『喂喂,我是堂本。』一手擰著電話一手疊襯衫。
『今晚我們吃個飯吧,在外面。』
『哈?哦,哦!好啊。』誰來看看這個笑得連眼睛都沒了頭上長花的笨蛋啊。

晚飯多了幾個人……。
堂本光一去到約好的飯店時差點有罵人的衝動。
四人桌已經坐下了長瀨智也,公司拓展部副經理,就是介紹光一進來這公司的大學同學。
空著的位置在長瀨隔壁,面對剛,剛身邊是總監助理的岡田準一。
據説是全公司跟剛最聊得來的剛的初中同學。
於是一屁股往空位坐下的堂本光一多少有點鬱結。
他咋就以為今晚是兩個人的小小的餞別會呢。

『光一,長瀨想來,所以……』剛小小聲解釋。
光一眼刀一記長瀨,然後轉向岡田。
『我來給你送資料的。』説著厚厚一疊文件扔過來。
『所以小準這麼辛苦把文件拿給你,好不好留他吃一頓……。』
小準?!死光之!
『我們吃Pizza吧。』長瀨提議。
『吃點清淡的東西吧,光一桑明天上飛機要是拉肚子了就不好。』岡田提議。
『小姐,要個薑汁燒肉,可樂和冰塊,還有……』剛直接無視他們開始點菜。
『啊我咖喱蟹!』長瀨插嘴。

6.

Q:堂本剛先生,堂本光一出差的一個月感覺如何?
1.屋子很寬敞;
2.環境很安靜;
3.能夠吃自己想吃的東西,比如茄子;
4.早上起來可以不想做便當就不做;
5.…………。
好吧,其實一個人吃飯的感覺很孤單。

『堂本外觀,你來一下。』
『眠花桑。』進去後順手帶上,上司笑了笑指了下座位。
『下午堂本材料會回來,我們部門要派人去接機。』
眠花總監看了看堂本剛,露出幾乎不被察覺的笑容。
『目前我們都沒有人走得開,我看了下,你下午好像沒有什麼安排。』
『都是些行政上的事情。』
『那就回來再做吧,下午你去接機,航班4點到達。』

終於,要回來了。
明明是説去一周,因為來日的幾個專家延長行程的緣故,足足拖了一整個月。
明天正好是週末,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啦。

下午3點半到達機場。
3:45,眠花總監來電話。
外觀組的事情會直接給他打電話的。
難道班機提早到達光一已經回到公司了?
『喂喂,我是堂本剛。』
『堂本光一的班機是多少?』劈頭蓋臉的一聲,語氣刻不容緩。
『JL3042,沒有延遲。』
『剛,你冷靜點聽我説。』
『怎麼了?』上司突然叫自己的名字,還從來沒有過。
『JL3042對吧,從新千歲空港起飛到成田空港,下午2:40起飛的。』
『對的。』
『剛才新聞播報,起飛之後不久這班機在青森墜毀了。』
『墜……』
『我們一直打電話去查,民航局空難處理組説這次意外沒有生還者。』
『…………』
『喂?喂?剛?堂本剛?』

切斷電話。
冷靜下來。
或者光一遲到了沒有上這班飛機呢。
抱著一綫希望撥打光一手機,處於關機狀態。
或許已經在別的飛機上,所以才不能開機。

堂本光一,你不是這麼容易就消失不見的男人吧。
堂本光一,你還沒吃過我剛學會做的薑汁燒肉。
堂本光一,你姐姐還讓你帶我回家見你爸爸媽媽的。
堂本光一,你給我回來。

想著想著眼淚就這樣流下來了。
堂本光一你真討厭,讓我一個大男人在機場在衆目睽睽大哭。
回來之後我要捏死你掐死你整死你!

『剛……?』肩膀被輕輕拍打。
誰,誰打斷堂本剛在內心臭駡堂本光一!
兇狠的轉過頭,臉哭得亂七八糟了。
自以為是兇狠的表情,在來人眼中看來不過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怎麼了?』想都沒想就丟下行李把剛拉進懷裡。
『你幹嘛在這裡。』聲音已經哭到有點啞了。
『我登機前收到眠花桑説你會來接我,我就到處找你了。
還以為你會在出口接我,沒想到自己一個人坐在這個。
幹什麼啊哭得這麼厲害……。』
或許是太久沒見了,光一輕輕摟著剛不停地吧啦吧啦説著。
『究竟怎麼了啊,』哭得這麼厲害實在有點不正常,『發生什麼了。』
『討厭死你了。』可惡,為什麼明明墜機了這人卻站在面前,為什麼。
『這也沒辦法啊突然把交流延長了我也想回來。』
『新聞説你墜機了。』拉回剛才一頭紮進光一懷抱的衝動,伸手拭擦早就很混亂的臉。
『一起交流的隔壁房正好也回東京,我就退掉原先在新千歲的機票改飛北海道空港了。』
………………。
『剛你幹嗎掐我!』


7.

回公司後,部門舉辦的洗塵辦得特別隆重。
除了因為光一是第一次出差之外,還因為他換了機票逃過一劫。
不過有一失必有一得。
光一失去了一整個月的「同居」時光。
得到的除了在機場的熱烈擁抱之外。
還有剛那已經不用説出來都很明白的想法。

不過那得寸進尺的一天三吻和有事沒事就接近的揩油之手是什麼回事!

『喂——————!!!』

突然有種了虎穴感覺的堂本剛在內心呐喊。

『嘘だと言ってよ、ジョウ!』

==================================================================================================================

感谢毛桃的礼物文~~~=3=
话说第一次在同人文中客串,俺还当了个总监~XD
不过读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形象是老太太…为何?T口T

当初被问到想要怎样的文,我说我最喜欢看办公室恋情!
收到后立刻就想放在自己家里=v=
连旋爱的经典台词也有,实在太好笑了!
立刻以光速画了两张图,心情真好~~(口哨)
借着这个日子也祝KK结婚八周年快乐!

kivi上

 

=返回=